挣到好多钱,我真的准备好了吗?

2021-01-14 20:29 | 来源:简书 | 作者:王培 | 点击数: | 打印文章 | 收藏 | 挑错 | 投稿

关于家庭,我有一个既定的规则:一家只能以一个人为主,挣钱多的那个是主,而挣钱的那个是男人。

赚到很多钱,我真的准备好了吗

可悲的是,这种“以一个为主”的观念,是社会的主流,因为它有助于家庭乃至社会的和谐,想想如果两个人都想做主,那不是打起来了。所以,我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,也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就应该是这样。

一家只能以一个人为主,当然是指挣钱(多)的那个,挣钱(多)的那个享有家庭里至高无上的权利,因为挣钱少或者不挣钱的,除非偷偷干,不然对方一句:钱都是我挣的,就没词儿了,只能乖乖就范。

记得去年,有一次我(跟丈夫)特别生气,我当时是憋着没发作,可过后我心里对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:就算,家里是你挣钱,你可以随便怎样对我,但你好歹也要尊重我的人格吧!

艾玛,说完吓死宝宝了!我怎么是这样想的啊——都随便人处置了,还能要求尊重人格?挣钱的那个,就可以随便怎样对待我?

几十年啊,我居然是这么过来的,还鱼儿不知水里游。

难怪,我总是想要挣钱——因为不挣钱没地位啊!

难怪,我想挣钱却挣不到——因为我挣钱就一定要超过那个人,但一时又做不到,就天天着急自扁。

难怪,我升级金钱好几年,从丈夫手里收的钱大增,我自己挣的却有限——因为一家只能有一个做主的,就只能一个人挣(多)钱,(两个人都挣得多就要打架了啊啊啊)如果他挣得比我还少,那我家要怎么活啊?另外,如果我挣得多,他就要听我的,一个是我自己都不相信,另一个可能是他也感应到我的磁场,害怕啊,不能让我超过他去⊙︿⊙

于是,本身就处于挣钱初级阶段的我,自己着急自扁不说,还有一个挣钱老手在旁边虎视眈眈,其实就算他什么都不做,只要什么都假装看不见不支持我,我这个依赖感很强的小初娘,就死翘翘一百次了⊙﹏⊙‖∣

再加上我还有一堆关于挣钱(多)的烂故事呢——挣钱很麻烦,因为客户都特别难缠,对你提各种要求,挑剔你也只能忍忍忍,你还要对他们好、给回扣、给礼物……有钱很麻烦,很多人跟你要、跟你借,不患寡患不公啊,到时候给谁不给谁啊……这么算来我的钱哪里够啊?

我费这么大劲,经历那么多麻烦,最后却里外不是人啊啊啊,还是不要啦~反正现在有人挣钱,让他烦去吧,我,这样就很好!

唉!挣不到就自扁,挣得少又不算,挣多了又害怕,我都不知道自己要闹哪样啊啊啊~


对于挣钱的麻烦和挣到钱之后的麻烦,我以前写过舒缓了,今天就针对挣钱多少和两人关系方面做解构。

家里真的只能是一个人,并且是男人挣钱吗?

那是以前的社会架构特点,机会有限,女人不能抛头露面,或者家里更需要女人,跟谁的能力强没多大关系。

就算女人比男人还能干,但也只能在家里,因为以前老生孩子啊,总不能女人一边上班,一边生孩子、奶孩子、带孩子啊#^_^#。

有的女人在家里工作也一点不比男人差,就算是古代社会,大家族的女子,在管家的同时,还要打理自己的嫁妆呢,那可是庄子铺子什么的都有啊(^o^)/

只有赚钱的时间、地点、方式不同,根本没有规定谁能挣谁不能挣啊。

家里真的是挣钱多的那个人说了算吗?

爷爷和奶奶:爷爷挣钱养家,奶奶是家庭妇女,所以奶奶听爷爷的。

外公和外婆:外公养家,外婆是家庭妇女,就算后来打零工,但也挣得很少,没有稳定收入,所以外婆要听外公的。

到了爸爸和妈妈这边,就比较复杂,一开始两个人挣得差不多,但改革开放后,爸爸因为有技术,在外面可以干私活,后来又承包了车间,这个时候是爸爸挣得多;再后来爸爸下岗了,挣得是妈妈的几分之一,身体也差了,脾气也差了,但妈妈一直算是听爸爸的,或者说比较照顾爸爸,不但自己对爸爸好,还带着我一起宠爸爸。

诶,这情况,怎么不一样了@_@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以前常常听说家有母老虎——同样是男人挣钱为主的年代,母老虎不就是说“不挣钱还特厉害”的那一种吗└(^o^)┘原来不挣钱却很厉害,是咱们祖上传起来的啊~

另外还听说有一种家庭,男人不学无术,吃喝嫖赌抽什么的,反正就是有不良嗜好,却跟女人要钱来养活自己,还又打又骂的,那岂不是挣钱的要受累挨打,不挣钱的却想怎样怎样 (⊙o⊙)

我父母的情况,我算是看得比较完整的,而其他人家里,谁知道真正发生过什么呢?

我只需要知道,我家总体还是比较讲理的,就算大体上是女人听男人的,也没有一个男人混不讲理,这也就说明,并不完全是看钱多少来决定价值,而我自己也没有那种莫名其妙被欺负的磁场,就行了,至于别人家,我就管不着了。

事实上,在我家是丈夫挣钱的,虽然我也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忍气吞声,但不得不说,他对我的话还是很介意的,虽然当时嘴硬,把我气得不行,可过阵子很可能就会改过来。而我因为一直聚焦在他把我快气死了太讨厌了上面,根本不会在意他后来改没改。而他认为很重要的、正确的事,他是怎么都不会改的。所以改与不改,跟挣钱多少没有关系,跟两个人的关系好坏,有关系,特别重要的事,才跟对错有关系。而两个人只有对“重要与否”的判断标准不同,没有绝对的对错。

我在家里花钱持家,他在外面挣钱养家,那肯定是家里的事以我为主,外面的事以他为主啊,就算我对外面的事发表评论,他也只是作为参考,不一定听;同样的,他对家里的事发表评论,我也可以只做参考,听不听由我啊。

也有的时候,因为当局者迷,他对家里的事评论一句,或我对外面的事评论一句,恰恰就跳出了思维的陷阱,说不定有特别好的启发呢。

这样来说,只是对家与外面的定义,有高低不同,或者就是自己面子的问题,事实上并没什么差别啊,大家有商有量的不好吗,如果对方说得不对,就当他不懂嘛,不跟他一般见识了!

如果两个人都能挣很多钱就一定会打架吗?

这不得不说是我的狭隘心理了,因为我是家里不挣钱的奶奶带大的,我每天满眼看的都是奶奶的忍辱负重,还有长年积累下来的委屈怨气。而奶奶有过一段时间,在街道干活,每个月拿十元钱(那个时候一个工厂或企业的正式工月薪是四十元左右吧),有时候还发个书包什么的,奶奶就特别开心,没功夫跟爷爷置气了,所以我就自动总结成了:等我有了钱,我就不理你,等我有了多多钱,我也气死你!长年的怨气,有一种报复心态啊,我和丈夫的相处,也拷贝了这个模式。

但如果真的让奶奶拿着钱(好像也真的是这样,爷爷挣的钱几乎都给奶奶拿着),奶奶照样怕爷爷,最多背后说点小话儿,绝不敢当面跟怼爷爷。

还有我妈妈跟爸爸的互动模式,一开始是爸爸挣得多,而且爸爸聪明又帅,妈妈就是服爸爸,对爸爸特别好,后来爸爸下岗了,挣得少了,脾气也不好了,身体也不好了,妈妈挣得是爸爸的好几倍,但照样是妈妈听爸爸的哄着爸爸。

于是在我的心里,要听挣钱多的+要听男人的→男人去挣钱吧,我是女人,挣钱多也不会听我的,所以就算了,呵呵。

在丈夫家,婆婆是挣钱少(不挣钱)的那个,但就是粗声粗气。

所以说,吵与不吵,跟习不习惯吵有关,跟挣多挣少无关。习惯吵的,不会因为挣钱少就小小声了;不想吵的,同样也不会因为挣钱多就突然变喜欢吵了。

况且如果真有了钱,两个人都特别能挣,而且挣得开心,谁有功夫打架啊!

想想两个人窝在床上数钱,躺在被窝里交流怎么赚钱、商量着怎么花钱,天天比谁给谁花得多花得好,这场面不销魂吗哈哈,干嘛要打架啊!

我现在的任务,就是要学习开心的赚钱,进而用这个磁场,影响家里的那两个男人,让他们也开心的赚到钱,哎呦对了将来再娶个能开心赚到钱的儿媳妇(这么说我都快当奶奶了囧),然后我们就一起数钱,一起花钱,玩得到一起就一起玩,玩不到一起就自己玩,然后把开心分享给爱的人,让一份开心变成好多好多份,哈哈哈~

 

注: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。
热门标签